欢迎来到中华整木网,请登录|免费注册

整木专业术语太多,不明白?
我们用最通俗易懂的方式告诉您!

刘航燚|在木头上留下时光印记

来源:    编辑:    时间:2016-09-14 10:03:51     字体:T T T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导读:木匠,又称“木工”,这是一门传统而又古老的行业。从古代“班门弄斧”,到现在的木工发展,可以看出中国的木工业的悠久和辉煌。

他们使用一件件造型独特的工具,将一块块木头进行打磨、组合后,变成了一个个美观而实用的木制品。

他们伸展墨绳,用笔划线,后拿刨子刨平,再用量具测量,制作成各种各样的家具和工艺品。

刘航燚|在木头上留下时光印记

这些人,都自称为“鲁班的徒弟”,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木匠

木匠,又称“木工”,这是一门传统而又古老的行业。从古代“班门弄斧”,到现在的木工发展,可以看出中国的木工业的悠久和辉煌。

他们用劳动换来生存必需品的同时,在木头上留下印记,诠释着作为一名匠人的人生价值。

留存工具 传承着鲁班技艺

9月3日,在市区育才路某民居内,一位50多岁的男士,正在家里擦拭着木工工具。

这位男士,名叫付峻。在他的专用木工房内,斧头、刨子、凿子、锯子、墨斗、鲁班尺……

每一件工具,他都认真擦拭,小心地摆放着。

“这把刨子,伴随了我近五十年!”付峻拿起刨子说,那是他的“宝贝”。

还有墨斗。

付峻说,墨斗也叫墨线斗,古时候叫密斗,用它放线是木匠师傅必不可少的工具。墨斗用硬质木料凿削而成,前半部分是斗槽,后半部分是线轮、摇把。丝棉浸满墨汁,装于斗槽内,线绳通过斗槽,一端绕在线轮上,另一端与定针相连。操作时,定针扎在木料的前端,将线绳拖到木料后端,用左手拉紧压住,右手把线绳提起,放手回弹,即可印出墨线来。

刨子与墨斗的配合,会让一块原木变成光滑的木板。

锯开木料后,要拿起木料,放在手中左看右看,然后,左眼一斜,调一下线,看看锯完是否笔直,如有走线的地方,便用斧头修理,再把木料固定在一条长长的凳子上,用刨子在上面推来推去。刨木料的水平是好木匠必须具备的。付峻说,他最拿手的就是刨木料。刨子的出屑口不时刨出花皮,比白纸还要薄。

那些木工工具,也成就了付峻家中的众多家具。

走进付峻的家中,大大小小的木制品琳琅满目,在时光打磨中泛着油润光亮的自然色泽。窗框、四方桌、四角凳、长条凳……

看着每一件自己制作的家具,他的内心充满了回忆。

“我7岁时,就自己用木块修房顶。”付峻小时候住的地方,屋顶破了,他就自己找来木块修补。

后来,因为喜欢工,他就主动学习。当时,他一位同学的父亲是木匠,于是他前去拜师学艺。

师傅告诉他,木匠一行都以鲁班为祖师,那些木工工具正是由鲁班发明的。

付峻系统地学习了一些木工的知识。

学了半年时间,付峻就学会了劈、刨、凿、刻这些基础技艺,而在木匠行里这才算刚入门。10多岁时,付峻已经能够独立摸索着完成小板凳之类简单的木制品制作了。

“师傅见我学得快,允许我做学徒兼小工,在外面接活时也会留意一些我力所能及的‘小木’。”付峻解释说,“小木”是行语,指人们生活生产中所需要的工序相对简单的木制品。

20岁左右,付峻在市区育才路某学校当工人。虽然他没有当木工,但他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爱好。

“你看这些家具,都是我制作的。”付峻指着家里的衣柜、写字台、桌子等说。

从角落里那把陪伴老人走过大半个世纪的小椅子,到使用得凳面磨损的长凳,屋子里的每一件家具,老人都如数家珍。

慢慢地,付峻能制作家具的事情在单位传了出来。很多人也请他帮忙。当时没有图纸,他全凭雇主对形状、大小、用途的简单描述,按照自己的领会进行制作。

“现在大家对木制品样式和形态的要求和以前可不一样了,不过跟着我的这些‘老家伙’一直没变。”在100多平方米的居室内,付峻专门腾出了一间房,作为自己的工作间,四周的木架上是陪伴他多年的“老家伙”:测绘用的鲁班尺、墨斗、规,切割用的锯、凿子、铲子,打磨用的刨子、钻、锉……

“我现在还在做一些小柜子。”付峻拿出一个三层的木柜子说,他制作的柜子可以放小物件,用了暗锁,相当于一个小型的“保险柜”,很多人都喜欢。

他说他马上就要退休了,退休后他就专职从事木工。

9月6日,名山区城东乡官田村的河畔边,一处上百年的老碾房,吸引着众多游客的关注。

当天,75岁的高志森在老碾房处举行开工仪式,他准备用木工的技艺修复老碾房。

高志森是名山区建山乡止观村7组人,他有着50多年的木工经验。

“我是一名木匠,我很喜欢木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跟着一批木工师傅北漂学技术,先后到过东北、新疆,四处奔波。

“但我一直很想回到故乡,那里有我的亲情,有我的老屋……”五十多年的木匠生涯,让他对木质的物件有了特殊的感情。但随着经济的发展,近几年来在雅安农村,很多木质的老物件已经很少看到,水车就是其中之一。

“我一直想制作一个水车,留下那些年的农耕回忆。”几年前,高志森回到建山乡的老家后,在山上建了一幢木屋。木屋里的众多家具摆设等,都是高志森一个人制作。

修好木屋后,他就在自家屋外挖了一个池塘,凭着记忆制作木碾。

去年,高志森将制作一个全木质的水车。在建山乡止观村高志森家的池塘里,有两个木质的碾子。水里,有几个木质圆形转盘,转盘之间相互接合,仿佛是几个大齿轮。

“现在打米磨面,都用机器了,水碾和水车都成了一种记忆。”高志森说,他想用木料制作不同的水车,留住农村曾有的记忆。

在外闯荡了五十多年的高志森,对家乡有着深厚的感情。也正是这种情结,让高志森对水车和水碾念念不忘,于是他在城东乡发现一个老碾房后,就决定修复它。

“故乡不是空洞的概念,应该有一些元素。”高志森说,他想留点什么给后人,于是他想到了水车,想到风车等农耕器具。

在古色古香的木屋内,摆放着分离谷类的风车,虽是“缩小版”,但从精致的做工中,也可以看出老人的“匠心”。

现在,在一些年长朋友中,很多都有过务农的经历,在那个年代,用于农业生产的工具似乎已经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如今,对于城市里长大的90后、00后来说,以前的农业生产工具更难以见到,而高志森创作的一件件生动形象的农业生产工具模型,以记住那些伴随着一代代农民成长的农具,提醒年轻人不要忘记那段岁月。

昔日青春不复,皱纹已布满在高志森的脸上,但他心中那份对“农具”的热爱却从未消磨半分。这一路他埋头走得坚定又踏实,并以每一个铿锵有力的步伐,诠释了自己与木头的深深情缘。

“我想制作更多小型农耕用具,让更多人能记忆起农耕时代的文明。”高志森说,他准备手工制作更多的农耕器具,将老碾房建成“农耕博物馆”。

9月7日,在市区少年宫路的一家仿古家具店内,一位年轻的小伙子正拿着刻刀在一块木窗上细致地雕刻着。

随着时间的流逝,仙鹤和荷花的图案就慢慢呈现在木窗上……

这位年轻的小伙子叫刘航燚,今年22岁。

“我现在和父亲一起做仿古家具,我负责雕木窗。”刘航燚说,他喜欢上木工,还是因为父亲的熏陶。

刘航燚的老家在雨城区晏场镇,他的父亲刘华原是一个农民,后来因为接触了乌木根雕行业,开始做木材原料的中间商。

“中间商的利润太薄,我看到各地的仿古家具都卖得火热,于是我就自己办起了仿古家具厂。”2006年开始,刘华与人合伙在绵阳等地开办了家具厂。

请师傅,找资料,到外地学习……

2010年左右,刘华又将仿古家具厂搬到雅安,在雅安从事仿古家具制造。

也正是那个时候,刘航燚对木工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在家具厂里,刘航燚好奇地看着木工师傅们使用着各式各样的工具。不过,那时刘航燚年纪还小,他没有学习到什么。

2013年,刘航燚从部队转业回家后,帮着父亲打理仿古家具厂。此时,他开始规划今后的职业方向,瞄准了仿古家具行业。

“现在仿古家具越来越有市场,尤其是全手工的家具,越来越受热捧。”刘航燚说,做仿古家具,需要技术,他需要从头学起。

2013年底,在父亲朋友的介绍下,他前往外地拜师学艺。

“我先从认识木工工具开始,慢慢熟悉斧头、刨子、墨斗、锯子、鲁班尺等的用法。”最让刘航燚难忘是“墨斗”,也让他明白了“设规矩、陈绳墨”道理。

了解木工工具后,刘航燚决定先学习木窗的雕刻工艺。

“师傅让我先从磨刀开始,要学会每件工具的不同用法,并要配合使用。”刘航燚磨了半年刀,师傅才让他打胚、修光等。

“我雕了10多个狮子,第一个有人说像狗……”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制图、打胚、制作……刘航燚常常一个人拿着废木料去练手,制作仿古家具的“缩小版本”。

刘华也看到了儿子的努力。他说,做木匠不仅辛苦,而且要耐得住寂寞。年轻人愿意学手艺的虽然很多,但真正能长年坚持埋头苦干的实在太少。

2015年,经过两年的学习,刘航燚回到雅安与父亲一起开了一家店面,专职从事仿古家具的制作。

“只要是手工制作的,顾客都很喜欢。”刘航燚说,仿古家具讲究型、艺、才、韵,四者缺一不可。一件同款式的家具,在雕花打磨这个环节上花费的时间不同或者工艺娴熟度不同,做出来的家具效果会大不一样。例如家具上的一道花纹,看上去并不复杂,但手工雕刻需要20天左右,做一把椅子需要一个月左右。

“做仿古家具不能急,好的家具都是一点一点慢慢打磨出来的。比如做一把椅子,花费的时间可以是一个星期,也可以是一个月,那手艺差别很大。”刘航燚说,仿古家具的精髓在于“古”,随随便便做出来的家具往往“不古不洋”,看上去很别扭。

“我要用木工的技艺,创造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现在仿古家具市场行情不错,刘航燚决定要坚持下去,做出质量更好的仿古家具来。

 

整木网微信二维码

关键词:木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