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儿不是淡了,只是变了

豫记 作者:凤九 时间:2020-01-18 16:11:48 浏览:1
字体:T T T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导读:年味儿是经久不衰的话题,尤其到了年关,又站到了风口浪尖,连小学生的作文题也围着“年味儿”转。不外乎都是抱怨年味儿淡了,但大家还是在为过年准备这准备那,你说年味儿不知道去哪儿了,那你准备的都是啥?​

年味儿是经久不衰的话题,尤其到了年关,又站到了风口浪尖,连小学生的作文题也围着“年味儿”转。不外乎都是抱怨年味儿淡了,但大家还是在为过年准备这准备那,你说年味儿不知道去哪儿了,那你准备的都是啥?

年味儿淡了吗? 

“一家人”的微信群里,小舅发来年夜饭的酒店信息,老妈、大姨等都回复“收到”。 

不知从哪年开始,各家不再张罗年夜饭,而是挪到酒店吃现成的,一小家变成一大家。 

亲戚们簇拥着姥姥姥爷围坐一桌,推杯弄盏,大快朵颐。时光咔嚓咔嚓,一年一张全家福,经典程度快赶上春晚了。 

而今年这张照片里,不会有我和老公。因为今年过年,我们依旧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节奏。爸妈回信阳,公婆回漯河,至于我和老公,自己看着办吧!

 物业前不久送来了春联,崭新的红纸油光发亮,烫金的福字,彩印的字迹,不似以前手写的春联散发一股股墨香。 

微信图片_20200118161428.jpg

我曾说让老爸手写一副春联贴上,他却说:“送的都用不完,何必呢!” 

自从城市禁炮以后,爆竹声消失了,办年货也不用操心买炮了,可老妈却对此感到失落,她坚定地认为,除夕12点必须要放鞭炮。 

我犹豫要不要买身新衣服,因为觉得不是那么必要,新衣服似乎不再跟过年息息相关,想穿任何时候都能穿。 

于是,有人说,年味儿都淡成这样了,过年还有啥意思? 

可我们理解的年味儿到底是什么? 

小时候,盼一身新衣服,盼着领压岁钱,盼着平时不多见的零食美味,盼着和家人朋友团聚等等。 

长大了,你盼的可能不是新衣服,而是一辆车;你也过了领压岁钱的年纪;大鱼大肉吃多了,再多零食美味也不动心了;走亲戚串门子带来的欢乐因疲惫而打了折扣。 

年味儿还在,是你的心淡了。年味儿也不淡,只是变了样子而已。 

过去的春晚、过去的红包、过去的拜年是年味儿,那么现在,春晚还在,红包变成了电子的,拜年可以发微信发视频,年夜饭可以去酒店吃,过年可以去旅游,新衣服可以不是红色的…… 

旧的习俗会被新的习俗取代,“文化就是这么增增减减地流动着”(文化学者胡野秋)。 

你都有小时候,年味儿为啥不能有?女大十八变,年味儿就得一成不变? 

其实我们只是放不下“小时候”的年味儿。

小时候的年味儿 

小时候,过年就是一幅水墨画,浓墨重彩,古色古香。 

苍茫的伏牛山腹地,洛宁兴华镇炊烟袅袅,黄土的颜色铺天盖地,夹杂着青白红绿的洛河石。 

一笔晕染出点点红色,是镂空的窗花,是亮红底子的春联,趁着大大的福,落在陈年褶皱的门框上、斑驳的大门上、朦胧的玻璃窗上。 

我站在灶火前,看奶奶将和了红糖鸡蛋的面切成小小的菱形,然后放到油锅里炸,一直炸到黑红色。 

微信图片_20200118161433.jpg

黑果子

接着拿漏勺盛到黑明黑明的大瓷碗里,油滋滋地冒着泡儿,甜腻的香气飘得满院都是。 

这是老家的一种面点——黑果子,过年我最期盼的美食,只有奶奶做得最地道。 

放凉了的黑果子静静地待在灶火上,我守在旁边,目不转睛。如果那时候认识小岳岳,我一定会在心里说:我的天呐!

 还没吃,狂喜已走遍全身。 

爸妈从集上买来蔬菜和肉,一家人围在灶火里包饺子,我争着要擀饺子皮,但由于速度跟不上,也只能是擀两个过过瘾。

 很快,各种各样的饺子布满锅台,奶奶将一枚硬币包进一个饺子里,我死盯着那个饺子,努力把它的样子刻进脑子里,希望第二天能够吃到。

 除夕之夜,我们围坐在堂屋黑黢黢的小方桌前,昏黄的灯泡贴在糊着旧报纸的土墙上,凳子在凹凸不平的土地板上晃晃悠悠。

 年夜饭的菜式不能用丰盛来形容,却透着自然淳朴的味道。有肉、有鸡、有鱼,有凉粉豆腐汤,有青菜和萝卜丝,当然,还有酒。

 吃过饭,我们到奶奶屋里,坐到炕上看春晚,那是一台十几寸的老式彩电,信号不太好,画面偶尔会长出一脸麻子。

 那时候守岁很重要,12点的时候,老爸会到院子里放炮,我捂着耳朵在门口看着一挂鞭炮在一片漆黑中炸出无数火花,而此刻家家户户都响起了噼里啪啦的爆竹声,此起彼伏,经久不息。

 初一的早上,不能赖床,我期待着穿上新衣,红棉袄红裤子,一身都是红的。过年的新衣必须是红的。

 穿上新衣之后,爸妈和奶奶就把压岁钱塞进了我的口袋,喜滋滋地我并没有去拆红包,而是跟着奶奶去灶火,看她下饺子,我还来不及回忆昨天那个包了硬币的饺子放在哪里,大铁锅里的饺子就已经开始翻滚了。

微信图片_20200118161442.jpg

小时候的我,除了对包了硬币的饺子感兴趣,并不喜欢吃饺子,甚至可以说是难以下咽。所以,我基本吃不到硬币,因为我不吃饺子馅。

过年吃饺子所带来的仪式感,其威力不可小觑,一年就吃一回,都能让我从只吃饺子皮转变到现在的随意就能吃一大碗饺子。

哪怕不喜欢,也觉得不可或缺,对饺子,对放炮,我都有一种抵触与不喜,但却乐此不疲地顺从着。

变化中的年味儿 

兜兜转转,大学毕业,在郑州过年的那些日子,风格大变。 

大街小巷,张灯结彩,超市商铺被各种促销海报打扮得比小丑还花哨。 

推着购物车在货架穿梭的乐趣是无法言说的。不一会儿,车子就满了。我们一趟一趟大包小包地搬运着,直到家里被塞得满满当当。

三个人的年夜饭远比以往一大家子丰盛得多,鸡鸭鱼肉不在话下,还有八宝饭、海鲜、菜蔬水果,摆了一大桌,饺子更是在年夜饭之前就包好了,照旧得包个硬币。 

等我结婚之后,过年的风格又变了。 

今年元旦,全家聚在一起吃饭,当我夹起最后一块腊鲫鱼,老妈说:“这是最后三条,再吃得等明年。” 

于是,过完腊八,老爸就赶回信阳去采办年货,主要是准备来年的肉食,比如挂腊肉、腊鱼、腊鸡、腊鸭,去年得了一只羊腿,还挂了腊羊腿。

腌鱼块也是一大项,我们冰箱里还有一袋去年腌制的鱼块。他这回去,弄得腊味肉肉能塞满我们两家的冰箱,够吃一年的。 

我唆着筷子上腊鲫鱼的汤汁,盯着空了的盘子,意犹未尽地说:“今年要多挂几条,不然不够吃。” 

公婆那边有来自海外的亲朋相聚过春节,特地给我和老公留出二人世界来。 

于是,为了规划过年的二人世界,我甚至开启了尘封许久的学霸模式。 

上班的时候,我挥舞着胳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时不时切换着电脑窗口,劲头十足得绝对不是因为工作,而是在做出游攻略。 

只是出门过个年,我搞得好像要去外太空旅行一样,一天到晚都在想攻略。 

光选地方都绞尽脑汁好几天,最终选了苏州,接着是订票订酒店,然后查景点、吃的喝的、地铁、街道等细致得一个不落。最后我还不忘在年货里增加了两项:出门的新衣服。

你不承认都不行的年味儿 

“过年有啥意思?

“过年真没意思! 

这大概是我近期听到的最多的牢骚话。 

然而,嘴巴不承认,身体却很诚实。小伙伴们无一例外地准备着春节放假,回家过年。 

离春节还有半个多月的时候,一个个的看似在工作,其实呢: 

“抢到票了么?”“还没呢,正在抢。

“你看这衣服好看吗?”“我买了一支XXX的口红,过年的颜色!

“给娃儿买了个平衡车,过年的礼物。”总监一边拆快递一边说。

……

 我手机每天都提示着快递信息,包裹一个接一个,都是我办的年货。在办年货这件事情上,我从不含糊,毕竟一年一次,得搜肠刮肚尽可能办够了。

 前几天,有位天津定居的小伙伴说他想喝胡辣汤,我调侃说给他寄一碗过去,他说那会臭的。

 我就奇怪了他一个信阳人咋惦记上胡辣汤了,他说,胡辣汤的味道够重,有回家过年的感觉。

 于是,我把“豫记好物”发给他,这里头不只有胡辣汤,还有道口烧鸡啥的,想吃啥买啥。不用担心寄过去会臭了。

 胡辣汤都成为年货了,你还敢说年味儿淡么?

 几乎所有人都在期待回家过年,并且在期待的过程中围着“过年”走着说着笑着买着。 

过年才能实现的念想,这种庞大的翘首以盼,难道不算是年味儿吗?恐怕再没有比这更浓郁的了。

中华整木网版权声明:

①本网注明来源:中华整木网、整木头条、整木智库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本站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前必须经本网站同意并注明"来源:中华整木网(www.cnzhengmu.com)"方可进行转载使用,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②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的,请注明原文来源地址。如若产生纠纷,本网不承担其法律责任。

③ 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

关注“中华整木网”官方微信,享受更便捷的服务
本页面永久二维码,扫描二维码,可微信浏览或分享。

推荐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