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华整木网,请登录|免费注册

整木专业术语太多,不明白?
我们用最通俗易懂的方式告诉您!

“老木匠”转型红木家具定制

来源:互联网    编辑:    时间:2015-08-25 15:12:09     字体:T T T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导读:谢伟明 临海市小芝镇人,古典家具创业者,木雕艺人。 在中国,木匠是一门老行当,不过,在日益变革的新时代,传统木匠手艺在迎接新技术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被新技术所淘汰。 谢伟明,临海小芝的一位木匠,或者说是一位木雕艺人,在当地人眼里,他是一个“不安分”的木匠。

人物名片

谢伟明 临海市小芝镇人,古典家具创业者,木雕艺人。

在中国,木匠是一门老行当,不过,在日益变革的新时代,传统木匠手艺在迎接新技术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被新技术所淘汰。

谢伟明,临海小芝的一位木匠,或者说是一位木雕艺人,在当地人眼里,他是一个“不安分”的木匠。

在人工成本上升,传统木匠的手艺在机械化面前渐显颓势之后,谢伟明又开始把眼光放到有更高附加值的产品上。时代翻滚的浪潮中,70后“老木匠”谢伟明决定给自己的人生一个改变,他要靠着自己的手艺,再次创业。

“老木匠”转型红木家具定制

工艺品外贸出口曾给老行当带来生机

小芝镇振兴东路149号的立地房是谢伟明家,一楼是他的加工间,堆满了各种木头原材料和加工了一半的作品。各种画风古朴、雕琢精细的屏风、台屏在半成品中占了很大的比例。

而另一边的房间里,则堆满了谢伟明的设计草稿,在裁剪出来的硬纸壳上,谢伟明把自己脑海中的设计方案画在上面。吃饭的方桌上铺了一张比桌面还要大的百鸟朝凤图,谢伟明拿着铅笔和橡皮不时地在上面擦掉一些,又添上几笔。

“过段时间这边装修好要用作住宅,加工间要搬移到另外一处房子去。”谢伟明一边说着抱歉,一边带记者到楼上参观他的其他作品和收藏,楼梯和走廊的每一个角落都堆满了各种木制艺术品和家具。

和一楼不同,这里的木制品大多是成品或是快要完成。“这是我自己制作的花板,这四块上面是镂空的梅兰竹菊,用于挂在墙上作为装饰。这个是红木做的古典圆凳,还有这里面是我还未完成的浮雕‘三英战吕布’。”谢伟明说。

看完这些近期完成的作品后,谢伟明还将从外地收来的一些佛像、手串,以及过去参加展会的木质工艺品展现给记者。记者发现,这些参展的工艺品明显要粗糙很多,而佛像等外地采购品和新制作的作品要精细很多。

谢伟明解释说,粗糙的木制品是过去用于外贸出口的产品,过去一直在做这个,很多都是一次性用品,对于手艺要求不高。“采购的产品很多是本地没有生产但是又有市场需求的,我从一些工厂拿货来卖,因为自己懂行,减少中间环节,能让客户买得更便宜。”谢伟明说。

不过,屏风和古典家具又是怎么回事?谢伟明的二次创业要怎么走?这都要从谢伟明的木匠人生和木制品行业的发展说起。

人工成本提高和高科技使小工厂无力支撑

初中毕业后,谢伟明就学习了木雕工艺,出师后,正好赶上木制工艺品外贸出口的大时代,很多传统的木匠们走进工厂,一个个不同于传统古典风格的木制品远渡重洋,运到全世界。

不过,谢伟明发现,因为适应当时的外贸市场需求,本地的木匠活儿主要追求速度,精工细作的作品则很少。“很多精细的老手艺没有市场,自然而然就断了传承,后来我发现东阳等地的木匠工艺很好,就去东阳找工作,并学习他们的工艺。”

很快,谢伟明的手艺就在当地脱颖而出,走南闯北,接触更多外地同行的经历也让他视野更加开阔。“后来我就自己做,从外贸公司接单,招一些工人来做,不再单纯地给人家打工,还经常带产品去参加展会。”

现在,谢伟明依旧经常往东阳等以木制品出口的地方跑,不过现在他已经不再学习技术。“转向收藏和采购,更多的是学习人家的艺术理念,还有就是找一些厂家合作,把他们做的更专业的东西,卖到台州。”谢伟明说。

“举个例子说,像古典花窗这些,用于一些中国风的装修,这些花窗我们也会做,但是人家那里有产业集群,专门做这个工厂的流水线开起来,不仅在工艺上比我们做得好,成本也低得多,所以在最近几年我一部分精力花在贸易工作上。”谢伟明说,遇到一些好卖的产品他还会向对方的工厂下单做。

“工艺品出口一直在做,但是这几年人工费提高,导致利润越来越低。一些大工厂开始越来越多地使用电脑雕刻,让小厂的生存压力加大。所以我感觉这种批量化低端产品出口已经不是一条可以走下去的路子。”谢伟明说。

高附加值的传统家具成为转型“明灯”

谢伟明发现,在批量化低端产品没有利润的情况下,就需要挖掘一些高附加值的产品。“中式红木家具,还有屏风、台屏之类传统 家居 摆设,就有很高的附加值,这类高端产品设计更加复杂,对人工手艺要求高,目前电脑雕刻还无法完全替代,而且因为红木资源的稀缺性,红木家具还兼具收藏和使用价值,未来有升值空间。”

“在红木家具方面,我已经有了一些合作的工厂来经销他们的产品。接下来我自己也会从事古典红木家具的设计和生产,从五六年前开始,本地有很大一部分生产工艺品的工作把业务转移到家具领域了。”谢伟明说,最近他还开发了一些屏风类产品。

“像我现在正在设计的百鸟朝凤这个挂屏,如果做成1.2乘2米大小,一个熟练工人10到15天可以完成,但是售价可以达到1万元到2万元一幅,附加值远远高于普通的工艺品。”谢伟明说。

在销售渠道方面,谢伟明尝试过在微信朋友圈里售卖,不过他发现尽管加的粉丝不少,但是销售情况却不如人意。“所以我决定开一家实体店来正规化运作我的产品系列。”

链接

传统中式居家风来袭

中式家的营造是新一代崇尚传统文化热人们的追求,中国人一直或多或少保留传统中式空间设计的思路,如玄关,古代环境文化认为,玄关与住宅的正门成一条直线,外面过往的人很容易看到家里的一切,这样不利于保护家庭的隐私,也不利于聚气。现代住宅中,也有很多家庭在进行装修时,会考虑在入户门处留出一块区域作为玄关,尤其是房内东西相通、入户门冲卫生间或主人房时,尤为需要通过在玄关摆放家具或饰物进行区隔。

营造现代房屋中式风不仅强调整体的装修风格的中式味,还要注重家具的选择,专家说:“若要选择中式家具,当属选择明清时期,以明朝为主的中式家具,明朝是中国传统文化集大成的朝代。”

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理事,中国明式家具学会副会长李俊,长期从事明清家具的研究,在他看来今天若要追求传统家具,不仅要风格相同,在材质上也要有所追求。“明清之制造工艺甚为严谨考究,非良木不择,非良工不用,非美漆不涂,非佳境不设,于是两代以来六百年间精品极多,举凡床几案凳,杌桌窗屏莫不精致华美牢固坚实。”

“中国人对木头的研究超过西方任何一个国家,曲线、弧线的设计背后都蕴藏着几百年中国人对家具、对文化以及对人体构造的理解。现代人爱创新,但要选择明清家具,则建议选择精心复制之品,小小的改动也会改变其整个作品的气场。”李俊说。

整木定制 二维码

分享到: